兔肉子_fo前请看简介

太宰cp太敦only,巨雷太中双黑,同时也雷太宰各种混搭。绝对的敦右溺爱主义,all敦,还请慎重关注。
已有的翻译会经常修改增加。
关于剧场版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来私信或者评论问w



namco游戏中心执事失格对话翻译(3)




说起来这还真是意外呀。没想到身为黑手党干部的你,居然会来帮忙什么的——




别开玩笑了。用一堆危险的话来恐吓并且擅自把人卷进麻烦里的就是你们吧!我一定会抓住这家店的把柄并且将它击垮的!




那还真是,令人期待呢?





欢迎光……啊不是的!欢,欢迎回来。……啊哈哈,总感觉这样实在是不怎么习惯……非常抱歉…。





喔……他努力工作的样子,能自然平静地让客人感到治愈呢……果然他是有着极为出众魅力的人才啊。




那么再次,欢迎您回来!

还请在这里,轻松愉快地度过悠闲的时间吧。

…对了!我这就去给您上茶!





这里其实只有我……

好像并不是猫而是虎来着……




所以说这又怎么了?



namco游戏中心执事失格对话翻译(2)








既然把我叫出来……那么就早已做好了事情结束后,被我大卸八块的觉悟了吧?








嗯——,毕竟对方还是客人啊,还至少请您,稍微友好一些哟?








好,敦君。我来招待这位小姐,而你就负责去把料理拿过来吧!






您就是这样,又要打算偷懒了吧!我可不会让您这么做的哦!






太宰先生,要来玩玩游戏吗?




规则是输掉的那一方要负责今天一天的服侍工作,如何?看起来很有趣吧?










原来如此……既然难得如此,小姐你也一起来玩玩如何?










说起来,店主和费奥多尔先生还有太宰先生的执事服好像都是……一样的款式呢。


请问这其中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在吗?






你注意到这一点了吗……意义嘛,呵呵……是秘密哟?

namco游戏中心执事失格对话翻译(1)






啊……其实就是官方的抽奖小游戏,角色们会出来说几句话然后给出评价,再根据评价给出奖品,比如吧唧和挂画什么的……个人看国内好像没人repo翻译这个加上很喜欢爆料满满的对话(?!)就翻译了一下,希望大家看的开心www顺便组合是随机的,也就是基本每次出来对话的人都不一样,同一组也有对话不同的时候w


欢迎来到salon·du·ドラコニア。

那么,现在就尽快让店里的招牌执事,为你送上餐食吧。

从这边的列表来开始选择路线吧!






呀,这位小姐。这次就特别为你奉上我所找到的特质苹果所做成的甜点吧!哈哈哈,不需要客气哦!在这里稍等片刻吧!


呵,这还真是足以让人赞叹的积极啊。无论怎么样都会好好地尽到自己的本分吧?真是令人感动呢。





人虎!我一定要在这里将你狠狠打压下去,然后向太宰先生证明我的优秀!




打压下去是什么意思啊!你打算穿着这身执事服打架吗!喂,给我住手啊,芥川!





这种程度的服侍,我要是有异能的话就是易如反掌的事……!




店里禁止使用异能。毕竟不能伤到我重要的收藏品们呢。还是说,你没有异能的话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吗?




和你一起看店吗……店长们和太宰先生都是,到底是有什么考虑啊……




从太宰先生那里而来的这个委托,我一人便已足矣。人虎,你可不准插手。

文豪野犬剧场版dead apple小说翻译【28】

大家国庆快乐(你




3-1


“如果异能就一直这样无法恢复的话,该怎么办……”

敦沉重地呼出一口气后,如此低声喃喃道。

两人现正身处镜花所驾驶的车内。

自那之后把国木田独自一人留在侦探社两人逃出后开始,仅仅只过了数分钟而已。

随着镜花的驾驶,车子在前方厚重的几乎看不清前方的雾气之中蓦地一下猛然加速,就这么横穿过了中华街。

不仅如此,因为镜花在不绕弯路的前提之下依旧不减速的缘故,每当用漂移驶过拐弯处的时候轮胎都会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

“在,在雾中这种驾驶速度真的不要紧吗?!”

尚存着些许胆怯的敦有些后怕地开口向镜花问道。

而镜花只是依旧以一贯冷静的语调回答了他。

“全横滨的街道地形我早就牢记于心了。身为暗杀者的技能,和自身异能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而目前我们两人能做的,仅仅只有在被夜叉追上之前尽可能地争取拉开距离而已。”

是想说即便异能被夺走了,异能者本人所持的知识和技能也会遗留下来所以不必担心,的这件事吗。但无论如何自己应该都导致了她不得不对自身所厌恶的事情作出了说明——毕竟,镜花对于过去作为暗杀者行动的那段时期的自己极度厌恶。

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余的话的敦感到过意不去地低下了头。

而一低下头去,各种各样纷杂琐碎的思绪便一并涌上心头。

与自身分离的异能,吗——再度忆起现状的敦不由得在心里默默地叹息。

“……以前,在知道了自己的异能是变成老虎并且还会抑制不住地暴走的时候,真的有觉得,这样的力量要是消失了该有多好……”敦露出了有些许自嘲意味的苦笑。“真没想到会有一天自己会被它追杀啊………”

处在消沉状态之中的敦看向了还在驾驶中的镜花。

一直手握着方向盘的镜花依旧以早已做好觉悟的眼神直视着前方。她那副坚定的神情,和现正处于不安之中的敦可以说是完全相反。

“我从未把杀害双亲的夜叉白雪看作为同伴过。”她毅然地如此宣告道。“如果变为了敌人的话那么打倒便是——”

咔锵!

她的话语才刚落,车顶就传来了金属被大力戳穿的尖锐声响。

怎么回事?敦浑身一个激灵。

“——来了。”镜花冷静地向后望去。随即,车顶被刀刃瞬间刺穿。

“唔……哇啊!”那道直直刺穿车顶的刀刃被敦险险避过。

这道在脑海里有着依稀印象的利刃,是夜叉白雪手中所持之物。

估计现在的它正落在车顶正上方准备攻击吧。镜花立即不假思索地猛打方向盘,想靠车身剧烈地颠簸将它生生甩下去。

然而夜叉白雪的利刃再度穿透了车顶,这次,它的攻击对象换成了镜花。

在镜花躲过的那一霎那,利刃深深地插进了她刚才所坐的驾驶席座椅。即便夜叉白雪拔出陷入座椅的刀刃仅需要几秒,但没有错失这个瞬间的镜花立即一把拽住敦的脖子,顺势跳出了车外。



呜,在敦因震惊正倒抽一口凉气的时候,就这么被镜花连带出了车外。然而这比起带出更像是被从车中扔出来似的,敦的身体重重地磕在了地面上。

失去镜花驾驶的车子这下彻底失控,撞上了电线杆之后瞬间开始爆炸起火。

炙热爆风夹带着滚滚土尘席卷而来。

磕向地面的冲击与滚滚而来的爆风使得敦不由得将身体蜷缩了起来。

而和敦截然不同早已轻盈落地的镜花,早已迅速拔出了自己的短刀,朝夜叉白雪摆出了对峙的架势。

在她视线的前方,夜叉白雪正挥刀将烟尘驱散开来。

看起来爆炸并没有对其造成任何影响。

烟尘散开后,夜叉白雪便立即向镜花挥刀砍去。而对此镜花也挥起自己手上的短刀进行准确地格挡,将刀刃弹开。两人就持续着这样的攻与防,刀刃之间不断发生着摩擦与碰撞。


想要支援陷入苦战的镜花,敦用仍在颤抖的双手抓起了国木田先前交给他的手枪,对准了夜叉白雪。然而,没有任何子弹从枪口射出。

枪只发出了喀嚓喀嚓的声响,听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卡在了其中一般。

“保,保险栓……!”这下糟了。一边语无伦次的嘟囔着,敦慌乱地摆弄着只会发出咔嚓声响的枪。

哑火的原因,是因为并没有事先打开枪的保险栓。因为敦并不习惯使用枪械,所以现在才会陷入如此迷茫的境地。必须要快点,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镜花突然大声喊了起来。

“快走!”镜花一边尽力用短刀接下并以腕力抵抗着夜叉白雪压迫而来的长刃,一边对着敦大声喊道。“快点!”

“!!”

一眼看去,镜花与夜叉白雪之间的刃与刃的互相角力,镜花正处于下风,像是很快就要彻底落败一般。

如果这样下去的话,镜花被刀刃砍到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了——这样绝对不行!

“呜哇啊啊啊啊!”

从喉咙里挤出嘶喊,敦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现在他唯一的念头,仅有必须协助镜花脱险这一个而已。

我必须,必须做些什么才行……!

就当敦再度举枪之时。


突然有一样黑色的物体直直地横穿敦的视野。

并且就那么直接正面冲撞上了夜叉白雪。



到底怎么了……?!

在惊愕的敦眼前,黑影就这么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自然,托了这黑影的福,被突然狠狠来了这么一下的夜叉白雪露出了极大的破绽,也给予了镜花乘机脱离战斗与重整态势的时间。说可谓是在最巧的时机救下了镜花也不为过。

但那真的是其真正的意图吗?

从敦的视角来看,这黑影只是看上去像是被什么东西所打飞,然后其偶然地撞上了夜叉白雪,基本上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绝对不能大意。

将原本朝向夜叉白雪的枪口对准了黑影,敦紧蹙起了眉头。

然而黑影——被黑色外套所包裹身躯的那人,突然一下子开始动弹起来。

怎么会。

敦因惊愕而睁大了双眼。

简直难以置信。

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以这种方式与这个男人相遇。

包括被“那家伙”所击飞的事情在内,一切的一切都实在是无法让人觉得这是现实。

全身宛如由纯粹的漆黑所组成的男人缓缓起身,向敦投射来锐利如刀的视线。

“是你……芥川!”尚处于半迷茫状态的敦下意识的呼唤出那人的名字。

漆黑的恶鬼,港口黑手党侧的黑色祸犬,自称为走狗的男人。

——芥川。


“刚才那是……?”
发现白色头发忘记加上去了抱歉otz这是删掉重发

谜之联动,玩的是cv一样和有着相似之处的梗(?)天狼的尤里君和敦在匆忙之间横滨街头擦身而过(???)是在和 @初海 聊天的时候的梗w如果还有后续的话应该就是两个人到了目的地却发现太宰和米哈伊尔坐一起喝咖啡了,真是十分尴(喜闻)尬(乐见)的场面w

谁来告诉我芥川的气质到底该怎么抓emmmm

蘸水笔太难用了……不过用惯了是真的好用,放个练笔用的陀思

文豪野犬剧场版dead apple官方小说翻译【27】

很抱歉拖了这么久…但这段真的是太难翻译了,好歹总算是弄完了(吐血)
多次怀疑人生,我是谁我在哪我到底在翻译什么鬼
那么就敬请欣赏涩敦最rio的一段吧w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穿透躯体的攻击带来一阵又一阵的激震,激昂高涨的感情互相碰撞。
冲击剧烈地自敦的攻击而来,将涩泽的身体击飞。
无论几次,无论何次敦都挥起自己的拳头,并亮出自己的利爪。
骨头被狠狠打碎折断,涩泽的口中渗出殷红的血滴。
痛苦地伏倒在地并翻滚了好几圈的同时,他嘴边漏出了零碎的的笑声。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啊……”

随后顷刻拉开距离的涩泽,又给了敦下颚一记上踢。
“!”冷不防承受这一击的敦感觉自己像是连同大脑也被狠狠击中并引发了脑震荡似的,瞬间头晕目眩。
“身处濒死之际却愈加能感受到的这股欢愉……”面对着正处于晕眩状态之中的敦,涩泽愉悦地大声喊道。“这份感情也能够传达到你那边去么?!”
他额头上那像是龙角一般的结晶体开始放射出强烈的辉光。
这股经由结晶体放射而出的赤光瞬间化作耀眼的光芒,打破了罗生门所组成的牢笼。
在漆黑牢笼之中所生出的这股色彩绮丽的光芒,尽染整个世界,并为万物镀上血红。
还不仅止于此,光芒还产生了极强的冲击波,以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扩散开来,连身处牢笼之外的芥川和镜花都在转瞬间被波及至冲击范围内。两人为了不被过于强大地冲击波吹飞,不得不尽全力扒住现在唯一能作为依靠物的地面。

敦终于从晕眩状态中清醒过来。
然而此时涩泽却早已开始聚集起在四周弥漫的血雾,并将其凝聚成赤色的光球,将敦与他自身牢牢地困于其间。
这次,简直就像是换成涩泽在对敦宣告“你再也逃不掉了”一般。
“能与这世间所有的异能所抗衡的那份光辉,现在再一次,让我亲眼目睹吧!”
涩泽额头的结晶体,再度鲜红地闪耀起来。
这次,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烈的赤色辉光。
而被那光照射到的敦,体表正一点一点地发着变化。
强韧有力、并覆盖有厚厚的白毛的手足变回原本的模样,连同锐利的虎爪也消失不见。
虎之力,正在急剧从敦的体内消失。
取而代之的则是,在敦的胸口处浮现出的青白色异能结晶。
“来吧!让我亲手,来将那异能!”
涩泽向结晶伸出了手。
——夺取吧。
一切都和六年前一样。
激痛猛地朝敦袭来,意志也在被剧烈的丧失感不断的侵蚀。
但是,怎么可能会交给你!
“实在是太美丽了……”涩泽发出了自内心感叹的赞美之声,“这才正是最棒的异能啊!”
“不对!”
敦大喊出声。
倾注了自己的灵魂如此宣言道。
“这不是异能……而是我自身啊!!!”
为了与涩泽抗力,敦也竭尽全力向结晶伸出了自己的手。
结果那青白色的异能结晶,真的被攥在了敦的掌心里。
“!”
自掌心传来了透彻心扉的暖意。被夺去的力量,正在迅速回流至全身。
青蓝色的光包裹了敦的全身,白虎再度寄宿回他的体内。
指甲伸长成为利爪,体表被兽毛所覆盖,
那股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与自身密不可分的力量,满溢而出。
借助这股力量的势头,敦伸出虎化的双手直直向涩泽的头部袭去,想要就此一击彻底压溃他的头颅。
见此涩泽立即也以自己的双手阻挡了敦的虎爪,于是两双有力的兽爪便死死地互相扣押牵制,彼此间开始了激烈地争斗。
“…呜……”
双方的力量不相上下。肌肉发出嘎吱嘎吱的悲鸣,无论是谁的手臂都在全力碾压着对方的,并想要捕捉到任何一丝微小的破绽以便将局势瞬间反转过来。
这是一场直到极限为止都不会停止的角力,紧紧地十指相扣的两人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涩泽与敦的距离已近到了几乎不存在距离的地步,而涩泽正目不转睛地,极为强烈地睨视着现在对他来说触手可及的敦。
“……现在,我终于理解了这一切……”脸上挂着着和敦同样竭力到可怖地步的表情的涩泽轻轻地开口了。
“你身处此地的这件事也是,会在我面前现身的原因也是……并且他话里的真正含义也……”
气魄变为骇人的压力,随后便与血雾一同形成了更为巨大的漩涡席卷而来。
而此时,敦的眼瞳内所满满映出的,他视线所注视的对象,仅有涩泽一人。
就像是瓷器表面逐渐开裂一般地,涩泽的身体开始缓慢地被黑影所蚕食。
“你是……”
明明自己的躯体正在逐渐被黑影侵蚀并且吞没,涩泽却露出了极为欣喜的笑容。
“你就是,来救赎我的天使么——……”
啊啊。
正如此感叹着的涩泽,脸上的伤疤开始从内部透出光芒。
扑簌扑簌地,他的身体开始渐渐崩落碎裂开来,然后被黑影彻底吞没。
无论是绝美的容貌,还是纯白到几近透明的皮肤,一切都在缓缓消失。
那头长至腰际的白发,也一丝不剩地消失无踪。
一切都在光影之中融为一体。
残留在敦手中的,仅仅只有骷髅而已。
残留着虎爪痕迹的骷髅。
这不过是那个早已在六年前死去的男人,所遗留在世间的骸骨罢了。
但即便如此,敦手上的力量也没有丝毫松懈。
希望能将所有的矛盾终结于此。
就像是重演那过去的景象一般、敦狠狠地以双掌施力,攥碎骷髅。
绝对、不能再次重蹈覆辙了。
必须尽自己的全力,将其打碎。
并将其毁灭。
连一片都不剩地,彻底地粉碎殆尽。
终于,被敦碾压挤碎的骷髅,渐渐化作了细小的光之粒子。
极为微小的磷光飞散聚集,最后在敦的手中变为苍蓝的光芒。

光芒以敦为中心迅速扩散开来,将先前涩泽所制造出的血雾完全吞没覆盖了。
像是有着剧烈毒性般的血雾消失后,苍蓝色的光芒覆盖了即将迎来黎明的整个横滨全域。
那是,宛如能净化世间万物般的柔美光辉。
当光芒将所有覆盖大地的血雾消除之后,笼罩天空的黑暗也开始慢慢地变得稀薄起来。
若从空中望去的话,东边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漫长的黑夜终于结束,朝阳开始升起。


目送着从自己手心生出的蓝色光芒扩散开来直至淡去消失的敦,缓缓地自半空降落下来,双脚平稳地落地了。
敦安心地长出一口气之后,随即便转头对像是在担心他的安危似的镜花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而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着脸的镜花,表情终于开始慢慢变得柔和起来。
而此时的芥川已一言不发地走远了,只能在视角的余光里瞥见他穿着黑色外套的后背在慢慢远去。



“——已确认特异点,又称雾的全面消失!”
异能特务科的通信室内,响彻着青木微微发颤的声音。
在一瞬间的全面沉默之后,全员的欢呼瞬间爆发开来。
安吾几乎是立即就情不自禁地松出了一口气,随即就像是彻底脱力似的跌坐在了椅子上。
而在此时,和众人一样变得安心下来的接线员所告知他们的是——钟塔侍从那侧发来了告知作战计划取消的消息。

——同日,同时刻。
被大量颇有年代感的传统古典家具所包围,端坐于表面绣有精细刺绣的沙发之上的女人,在接到报告之后,只是轻声喃道。“真是遗憾。”随即便优雅地端起白瓷茶杯。
“明明国家被烧毁的味道与红茶是那么地相衬。”
阿加莎以不紧不慢,极为冷静地语调如此轻声说道。
沉静的目光,轻轻的落于琥珀色的水面之上。



被雾气所覆盖的横滨,已经开始慢慢地受到朝阳的照射,一点一点地变回原来的那座城市。
几乎快成为废墟的大厦林立的街道上、大量车辆停滞的道路上、寂静无人的快餐店里、正在一点一点地现出本应该身处那里的,人们的身影。
与此同时,在骸岩的废墟间,也正有一个身穿黑色外套的矮小身影,正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似的彷徨于瓦砾之间。
是无言地和敦一行分别的芥川。
然后随即,他就被从不远处的瓦砾堆阴影内传来的一道声音搭话了。
“你在这种鬼地方干什么?”
这极为强横的说话口吻使得芥川立即侧目看去。
坐在那堆瓦砾阴影间的,正是中也。
他简直就像是在芥川不知道的时候在哪大闹了一场似的,平常一直戴在他头上的那顶象征性的帽子现在却根本不知去向。
恐怕是落在这附近的什么地方了吧。
中也以极为倦怠,但又好像单纯只是慵懒的神情上下扫视了芥川几眼之后,便以彻底看穿了芥川此时想法似的对他开口说道。
“太宰那个蠢货可没事哦?”
“…………”
芥川立马调整好姿势,行了一礼。
对着即将离去的芥川背影,中也以喂,的喊声再次叫住了他。
肩膀稍微借我一下啊,中也如此对芥川轻轻笑道。

dead apple剧场版官方小说翻译【26】

涩泽的变态发言时间开始……(。

“小镜花。”
这位一直在努力保护着敦的少女,如今轮到敦将她护于自己的背后了。
维持着和涩泽对峙的姿态,敦对镜花以轻微但不失坚定与温柔的低语向她说道。
“你并不想打心底里厌恶的夜叉白雪……一定会回应你的呼唤。”
如此这般包含坚信意志的话语,让镜花瞬间抬起了头。
敦以自身感知确认镜花确实有被好好地护在自己背后之后,便再度朝涩泽奔袭而去。
为了守护自己身边的重要之物,呐喊着的同时,对涩泽伸出利爪。
而涩泽眯起了自己那双赤瞳。
“那青白色也十分美丽呢——”
激突。
敦与涩泽,两人再度展开了对决。
反复朝对方挥出的劈击、避开一记记重拳、不断驱使着自己的躯体做出这一切的同时,寻找着对手的破绽并尽力瞄准它。
尽管现今缠斗着的双方力量不相上下,但过于激烈的动作也导致任何人都别想轻易介入其间。
即便如此,若战况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必定敦会和先前一样,在浑然不知的情况下渐渐陷入对他来说极为不利的境地吧。
而现在正是那样。
敦挥出的利爪被尽数避开,但涩泽的拳头却能开始打中敦了。
理解到这一切的镜花暗暗握紧了拳头。在掌心里并被自己攥紧了的是,那部外壳已经稍显老旧的手机。
毅然作出决断之后,镜花以喉咙都因此震颤并发痛的程度、呐喊出声。
呼唤那个存在。
“——夜叉白雪!!!”

此时像是正要给予敦致命一击般身躯浮上半空的涩泽背后,悄然浮现出夜叉白雪的身影。
雪白的花瓣于血雾之中飞舞、那件华美的和服轻柔地随风飘荡。
与其完全相反的是天衣无缝地、不给涩泽留下任何反击余地的凌厉一击。
夜叉白雪的刀刃、就如此顺利地借助从上往下的态势贯穿了涩泽的胸膛。
“!”
就像是磔刑一般,刀刃毫不留情地将涩泽狠狠地钉死于地面之上。
没有错失这个绝佳时机的敦立即紧接着大吼出声。
“芥川!!”
“别对我发号施令!!”芥川怒吼出声的同时迅疾地开始操纵起自己的异能,他的外套下摆顷刻便疯狂蠢动起来。
数十道锋利的黑刃自芥川背后伸出,直接粗暴地刺穿本就伤痕累累的地面,朝被钉在地上的涩泽涌去。
这些奔流不息的黑刃变为牢不可破的牢笼,一下就将涩泽困入其间。
就在这黑刃组成的牢笼即将完全合拢之时,敦借助了自身奔跑的速度迅速滑入其中。
“这下你就完全无处可逃了——”
在笼中,敦对涩泽如此宣告之后,便抡起自己的拳头。这次的攻击,终于可以命中并穿透涩泽的躯体了。

dead apple剧场版官方小说翻译【25】

“【罗生门】!”
勉强站立起来的芥川瞪视着涩泽,同时他的外套边缘也开始蠢动起来,化作末端带有兽颚的数道放射状黑刃向涩泽攻去。
然而涩泽不屑一顾。“毫无意义。”
“?!”
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的芥川瞬间目眦欲裂,然而,为时已晚。
罗生门的黑刃被涩泽一把抓住,这下本应撕裂敌人的攻击反倒变为自己置于无处可逃的境地的累赘。
尽管芥川尽力将被握于涩泽手中的黑刃再度伸长并打算进行第二次攻击,然而依旧被涩泽尽数看穿并被反过来利用于攻击他自身。
罗生门所伸长的黑刃,就宛如长鞭一般向芥川本人袭去。
芥川操控罗生门的力量,就这样惨败于涩泽的手下。
“你还真是异常脆弱呢。”口出嘲讽的同时,涩泽猛地将握着黑刃的手臂大幅度的向下一挥。
外套下摆连在黑刃末端的芥川,就被这么顺带着重重地磕向地面。
然而第一下之后也还没有结束,惯性使芥川的身体在碰撞地面之后被弹起,就这么重复着碰撞的过程。
“夜叉!”
随着镜花的喊声,夜叉白雪以从上往下的位置借势的方式急速向涩泽砍去。
“即便重复相同的举动,那对我来说也是毫无意义的。”涩泽只是冷冷地如此对镜花宣言道。
锵!
坚硬物质之间特有的碰撞声响起。
夜叉白雪的刀刃被涩泽硬质化的手臂生生挡下。见自己的攻击被挡下,夜叉白雪立即再度举刀,接连挥出好几记斩击。
刀刃上的白光一闪而过之后,刀身挥过扬起的刃风声才迟迟响起。
然而这仍旧无法伤害到涩泽丝毫。
“和我说的一样吧?”
涩泽露出极为残忍的笑意。
他开始挥舞起自己那将指甲伸长而化作的利刃。但是目标并不是夜叉白雪,而是身在夜叉白雪背后的镜花。
夜叉白雪护住了现在还在勉强自己的镜花。
利爪划过。
夜叉白雪就那么被斩裂开来,而夜叉白雪护在背后的镜花也被这一击的余波弄得弹飞出去。
“白雪!”
镜花发出悲痛的呼喊。
为她挡下涩泽攻击的夜叉白雪身上被利刃斩切出好几道深深的口子,随即便消失了。
简直就像是彻底从世间消失了一样的感觉痛彻心扉。
“怎么会——!”
被弹飞至后侧的镜花,因绝望而睁大了双眼。
像是要恶趣味地加深她的绝望一般,镜花背后,是即将与她后背硬碰硬接触的大楼残骸。
“……!”
意识到这一点的镜花立即做好了迎接冲击的准备。然而,无论过了多久预想之中的疼痛依旧没有降临。不仅如此,还有种落入温暖的臂弯里的感觉。
抱着她的人,正是敦。
尽管之前的战斗里敦被涩泽踹飞并因此倒伏在地,但还是因为注意到了镜花陷入困境并因此拼命地赶过来支援了。
——能及时赶上真是太好了。
一边抱着镜花,敦安心地长舒了一口气。
因为时间不足以阻止涩泽挥下的利爪,所以想着,至少起码要将被攻击弹飞的镜花抱住,并以自己的身躯代她承受这冲击才行。
被毁坏的大楼残骸,在敦的背后崩裂离析。
敦一面朝涩泽投去睥睨的视线,一面不停思索着。
涩泽是位毋庸置疑的强敌。
无论是敦还是芥川还有镜花,都无法靠一己之力战胜他。
既然如此的话,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如果我们三人不能在这里协力作战的话,就无法保护各自的归宿。”
怀揣着自身坚定不移的决意,敦如此开口讲道。
“!”
与惊愕的镜花四目相交,敦轻声向她问道。
“能再一次,呼唤出夜叉白雪来吗?”
“……”
像是因太过诧异而导致的一般,镜花的双瞳不断摇动着。
“镜花,人虎。”这时呼唤着两人的名字,并且脚步蹒跚,勉强站起的芥川,正凝视着敦与镜花。
“你们都明白的吧……到底应该做什么才好……”
敦轻轻地颔首。
“啊,我明白的。”
如此斩钉截铁地回答芥川之后,敦便起身再度与涩泽对峙起来。